2015年回国随笔

本帖最后由 fanghuzhai 于 2015-10-7 06:01 编辑

9/2

早上离开蒙特雷。在机场巴士上遇到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墨西哥小姐, 在车上补妆。在聊天我得到了以下信息:她工作在水族馆,是一个硕士研究生, 专业是海洋生物。她要去旧金山作为期一天的行程。这是一个聪明的想法,不用自己开车。

9/3

准时到达浦东。新航站楼。即使国内出发也是宽敞明亮的,并有12个免费上网的电脑。无控制功能,所以没办法增加中文输入。在这里等3+小时,然后飞到北京。

在飞机上看了五部电影,两个日本的:《安静的咖啡馆之歌》,和《太秦灯光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JLbP5bsShM,后者是关于武士电视剧走向式微,老演员为艺术献身的故事。一个法国电影Lande, 一个台湾电影《暴疯语》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qMDlySDGAQ,一个大陆电影叫《忘了去懂你》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tmesKvOvDs
。都非常好。


同时,阅读乔治·斯坦纳的《通天塔后》的一些段落和多丽丝·莱辛散文集的两篇文章。

这架飞机没有满。

我的个人电脑无法连接到机场的WiFi。我的手机就可以了,但是它要求发送到手机验证码。我没有移动电话号码。

莱辛的关于写传记的文章读起来很有意思。在这篇文章中,她谈到了阅读的心理。她还提到,技术已经改变了人类的大脑。她提到人们没有理由地频繁更换电视频道。如果她今天写,她肯定会讨论手机和微信对人们的阅读方式的影响。
方壶斋

本帖最后由 fanghuzhai 于 2015-10-6 08:49 编辑

到北京后,本来想用新买的手机买卡打电话,但是发现那种套餐卡只列出月费价格和分钟,其实真买还得付卡的成本。不如只用公交IC卡打街上的插卡电话。手机里的微信和QQ在有无线上网的地方都可以用,但是很多地方要求给你手机里发一个短信密码。那么你没有手机就不行。但是在比较国际化的地段,有的商家,比如jumba juice,把密码贴在墙上。另外在中国银行,只要你用微信关注银行,就可以连上银行的无线。最讨厌的是有过度保护的腾讯QQ。我一到北京,一个大Q就被锁了,要我通过申诉。我没管,使用我的小Q到9月7号。也被锁了。申诉手续繁杂而且不近人情。最后一步是让你填写三个QQ好友的号码和手机。还得保证他们在四个小时内能帮你。就是你打电话告诉你的申诉收据号码,他们到一个网址登陆表示认识你。这不是扰民是什么?我的Q是有密保问题的,可是没有让我用。被锁的原因就是异地登陆,可能还有频繁换无线网。可是现在是一个移动通讯的社会,难道QQ就不能有相容设置吗?

到历史博物馆去找一个同学。结果发现安检棚设到大街上。凡是向天安门广场走的人,无论是谁,都要过安检。一对老夫妇在那里抱怨。主要是女的,大骂政策扰民,骂外地人跑北京来连累了北京市民,扰乱了北京市民的日常出行。“你们有本事建设好你们的地方让我们也去啊?干吗老往我们北京跑啊?”我觉得她的话不无道理。旅游虽然可以带来收入,但是也对旅游地造成负面影响,这是常识了。加上本地政府不能有效控制,一味把眼光放在维持稳定上边,自然打扰本地人的生活。我们问保安的,不安检怎么走,说旁边胡同绕过去。我就去绕。老两口后来也跟来了。结果又被一个保安拦路,让回去走安检。老太太自然又大骂了一顿,连皇帝都捎上了。这要是在文革,就得坐牢。可是现在皇帝得管老太太叫大妈,所以数落两句也无妨。我说你不是就安检么,我们打开包给你看就是了。耗了一会儿,让我们过去了。

北京公交费涨了。地铁汽车都是按里程计费了。公交感觉还行。但是地铁感觉涨得有点凶。出站看消费,四块是常态。可能北京人接受得了。对我这个外地人来说,“瞅着让人心疼”。

因为办事,没有多少时间和心情欣赏北京的新变化,只能走马看花。6号约了一个用微信扫出来的十年没见面但是在心目中来说是老朋友的朋友在世贸天阶见面。我从来没去过那里。就在星巴克外边,但是在楼里头等,用微信跟朋友保持联系。朋友堵车,很久才到,却是从星巴克里头出来的。说我以为你在外头等。我说这不就是外头吗?结果在另外一边,是个露天广场。头顶有拉斯韦加斯那样的大屏幕,不断变换着花样。我却一直坐在里头看手机而不知。朋友请我到一家江南风味餐馆。四个菜,一个小笼包,一个大菜肉馄饨,让我回到了上海。总共好像一百多。感觉吃得挺好而不贵。平均一个菜20到30吧。就餐环境很好。也有无线。吃完饭,夜幕降临。夜幕下的北京高档区,委实漂亮。咱小屁民的生活和这些摩天大楼不沾边,但是风景还是可以欣赏的。就像没钱吃饭,总可以进去闻闻,免费。
方壶斋

TOP

本帖最后由 fanghuzhai 于 2015-9-17 08:41 编辑

9/7

第二天去户口所在地某政府机关开个证明。下车后屁颠屁颠走进一条很深的胡同,到了才知道搬家了。把区婚姻登记处的搬家通知照了发到微信上,结果很多朋友恭喜我。其实我要开的是无婚姻记录证明。这是属于证明你妈是你妈那类的奇葩证明之一。有些民事,涉及配偶。政府部门怕扯皮,要求开这种证明。其实并不能证明一个人是单身。比如我,在北京当然没有结婚纪录,但是并不排除我在别处有。但是中国就是相信户口所在地。比如如果我娶一个荆州老婆,在荆州登记。北京怎么知道?除非联网可搜。可是事实上我开这种证明,他们并不搜,可见没有。我要是在国外娶老婆他们更不知道。

往回坐车。下车照样走一大段。北京人身体没有不好的。办点事得走多少路。国人的指路高是很牛皮:往前走700米。你是怎么量出来的?你真量了吗?新地点的门牌号给了。结果到那里一看,是一栋白色大楼。临街一层分为了三个餐馆。没有任何标牌显示婚姻登记处在这栋楼里。问了路边人才知道,要从侧面一个胡同走进去。搬迁告示上为什么不写清楚?为什么不提供一张路线图?

来到办事大厅。我说我来开证明。“离婚证原件带了吗?” 我脑袋顿时就大了。我把离婚证原件没有带来。我在打包行李的时候还惦量过要不要带,最后决定不带,因为开无纪录证明,只要电脑里没有记录你就给我开不就行了。对方说不行,得知道我离婚时期,然后证明自彼时起到现在该处无我的再婚纪录。我跑了半天路是这个结果,顿时就火了。联想到近来媒体声讨滥开证明的要求,我便故意大声于志呛呛起来,虽然我知道他们是照章办事的小官僚。我之发怒,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于制度也。同时也让大家知道,坏人真地老了。我现在可以倚老卖老,你们这帮小青年怎么着吧。我同时又批评他们搬迁通告语焉不详。

后来一个大堂管事说,我们只能按你户口本的日期开。问题是我的户口本2011年重新开过,上边写着我90年入京,其时我便已经是单身。可是他们说不能按90年,只能按2011年。没办法,开了。开的时候,我又生一念,说几年前我来开过一次,你们电脑里定然有记录。你调出来不就知道我哪年离婚的了吗?一个前台小丫头说,如果我们调出来了,也只能给您开一个那一年的证明,不能开今天的。我说你脑子进水啦(原话是你这是什么逻辑),调档案就是查我离婚的纪录。那是个事实,不因为你什么时候开过证明而变化。然而小丫头死活不依,黑社会地说:“您这是在我们这儿可以给您通融一下按户口本开。您要是去别的地方还不给您开呢!”她脑子又进水了:我的户口在这里,怎么可能跑到别处去开?后来是胳膊拧不过政府,就开了四年的无婚姻记录证明。也并非完全不可用。

然后到大裤衩附近的CBD见昨天的朋友,帮弄份英文材料。遥望威武的大裤衩,想着每天傍晚的黄金时间,全国人民都要从大裤衩下边当一次韩信,真是感到忍俊不禁。五点多从金台夕照站坐地铁去东直门换车去樱花园。没想到赶上下班高峰,地铁进口被两个女服务员半掩琉璃门,一点一点地放那些白领们进。我周围都是盛装的低头女白领,秀发飘飘,令人陶醉。到东直门出了地铁,在935公交站,又是长长的队伍。最后我9点才进人家门。创纪录了。



9/9

回插队村。现在想起来,这日子还赶巧了。1976年9月9号,伟大领袖毛主席仙逝。我正在村里的地里干活。公社通知停下生产,到队部听重要广播。这次我们到村青年、也是当时管我们的小队长守桂家。守桂跟我们基本上同岁。这次他通知了住在黄村的原村负责生产和知青的副书记曹治中。曹书记从黄村坐公交回来跟我们见面。席间,曹书记谈笑风生,还指出了我当年写的延寿营回忆录中的两处错误:赶大车挤伤了我的腿的是张宝德,不姓季。再有就是他副书记。书记是齐殿生。原来插队知青宿舍区现在已经彻底没了。上级拨款重建了大队部,现在应该叫做村办公院。这院子干部不在的时候大铁卷帘门往下一拉锁起来。过去大队部小队部都是关不上门的。我还曾把铺盖拿到二队队部办公室睡过一段时间。这大铁门当然比较正式了,也多少疏远了干群关系。

在改革开放的大环境里,延寿营并没有大富。我问为什么不搞村办企业什么的,像人家华西村。他们说上头不让搞“五小”。所以现在村的经济都是个体为主。自家人愿意在村里种地的在村里种地,愿意出去谋生的出去谋生。村里基本上没有什么青壮年,都出去了。基本上是用非农业收入补足家里的农业收入。村民跟一般居民也没什么大区别了。住房基本上都有所翻新。一家家都有大铁门,很有点气派。
方壶斋

TOP

本帖最后由 fanghuzhai 于 2015-9-17 09:14 编辑

9/10

上午告别高中同学回顺义。之前又到婚姻登记处去了一趟。进去后我就直接找他们领导。结果他们领导是一个年轻美女。 我把情况反映了。她说你可以到分局户籍科开一个证明,证明你迁入本市的时候就已经是单身,我们就能出具90年到2015年你的无结婚记录证明。户籍科不远,走路就到。开了证明回来,重新开了无结婚记录。你说那天他们如果早告诉我,也不至于让我跑这第二次了。不过我也是顺路,因为我要在虎坊桥的稻香村买点糕点带到武汉去。

9/11

来京后分别住在高中同学家和原二外外教李姐家。李姐家离机场近,所以行李就存在那里。今天本来不想进城了,后来有点事,又去东直门会一个高中同学。走前,李姐说晚上意大利使馆有电影,去不去看。我本来无所谓,因为在美国看电影太容易了,但是客随主便,而且使馆区离东直门也不远。我们约好在使馆会合。六点多见完同学,沿东直门外大街走到新东路往南拐。今天天气本来晴好。下午的时候还晒得很。这时候忽然觉得阴风阵阵。抬头一看,一片黑压压的乌云从西北方向压过来。这个情景让我想起了北京的天气特点。大雨都是从西北来的。我也没带雨伞出来。说时迟那时快,“豆大的雨点就往身上砸”。好在我正走到肯德基,便躲了进去。掏出手机一看,可以上网。微信上高中同学群正聊得火热,因为今天又找到了几个人。我赶紧给所住其家的同学发信息,请他帮忙给李姐打电话,说我困在路上了。同学打通后告诉我,李姐也困在路上了,让我自行处置。于是待雨稍停,又步行回到东直门等935工交,没想到一等就是一个小时。我只好就着路边商店的灯光看Doris Lessing的文集并且小声朗读,锻炼很僵了的英文。等到八点半车来了,上了车还没座了。幸好我一直走到尾部,可以坐在一个台阶上。路上堵车堵得厉害。我看了一会儿书就打起盹来。车开了一个来小时才到樱花园。还差两站的时候,我终于有了一个座位。这时候屁股已经在铁台阶上坐疼了。
方壶斋

TOP

本帖最后由 fanghuzhai 于 2015-9-17 09:00 编辑

9/12

到武汉。东航很空。占了三个位子。被美女空姐骚扰两次。一次问我是否东航家属。答非也。反问有优惠否。美女嫣然而去。第二次快到时,请我反馈满意度。我说以后网上填。

从北京来到武汉,才能看到武汉还是个灰尘扑扑的城市。比起北京来,陈旧很多,尽管这些年武汉的建设发展很快。北京还是有钱。搞得挺光鲜。绿化也不错。在北京的这些日子, 天还是见蓝的。

讨厌的是天安门附近的安检相当严。安检机器装到大街上。无论是北京人还是外地人,都得过安检。警察看着你不对劲,就查良民证。

经历了北京公交的分段计费后,在武汉乘坐公交就轻松了很多,基本上都是2元。 地铁是分段的。

9/13

到武昌给朋友送去她要买的鱼油,和一瓶老年多维片。我在武汉有三个新朋友。平常QQ上聊聊天。这个朋友X介绍我认识了H,因为她们是朋友,就加Q了。X 和H相差十一岁。X性格直率,H 则不太活跃。我们约好在X家碰头。X住在一栋老式单元楼里,单位早年分的房。没想到的是邻居和她还是团结户,也就是早年单位住房安排的一种模式。我也经历过。就是说按照工龄,不够分一套,就两家住一套公寓。后来加分,按理说邻居应该搬出去,但是没搬。邻居不用厨厕。单位就在另排楼给X加分一间。如此安排相当不方便。你永远住不了大房子,还得装修两处房子。更要命的是你没有私密空间。

其实何止这种团结户没有私密空间,即便你住单独公寓,现在的老式公寓楼,也快被住成大杂院了。跟当下高档公寓小区比较,老式公寓楼大多是基于单位分房,所以部分邻居相互认识。不认识的,住了十年二十年,也谁都知道谁了。谁家有多少人口,结婚的还是离婚的,一般有什么人来往,都逃不开邻居的眼睛。更不用说还有街道这种基层组织的存在。在北京,我去一个老姐儿家。也是在一个老式小区内。楼的陈旧连楼号都不齐全了。偏偏又多。害得我找了半天,问了几个人。等找到了,是一层楼三套的格局。这位姐儿的公寓跟隔壁邻居,好像一家开门另一家就得关门,同时开就撞车了。我也来不及细看,感觉好像如此。走进去,不知道怎么稀里糊涂地又从一个后门出来。出来一看,原来搭建出一个老虎尾巴。外边院里还开了荒种菜。这个老虎尾巴绝对是违章建筑。可见公寓楼真地要变成大杂院了。这让我想到我们课文里形容大杂院的那句经典课文:“总是有一种关不上门的感觉”。

在X的公寓楼院子里,总是闲坐着一些老年妇女。来了什么生人,毫无掩饰地盯着看。至于说什么那就不知道了。我想跟大杂院不同的是,虽然这种老式公寓楼个人隐私乏善可陈,但是人情味恐怕则是公寓楼式的。除非是一个单位的职工住在一起,多少可以有些照应。

X家不大,一室一厅。装修不豪华,与楼房的性质正相宜。屋子里弄得干干净净。客厅里摆了一张床,是给有时候回家的孩子用的。靠墙一个沙发。吃饭则临时打开折叠饭桌。在X家吃的午饭。农家小炒的风味。有我爱吃的粉蒸肉。H因为上班,没有吃饭,下午带了个西瓜过来。因为在视频上聊过天,所以大家都不生疏。闲聊期间,X提到武汉北有个布头市场,买块好料子很便宜,自己找裁缝做,样式又好,有的时候一百元打住了。她拿出两包料子。两个女人就在那里说做衣服的事。这种场面,我是很难碰到的,觉得很有生活情调。

晚上回到家,X 打来电话,说那瓶多维开过了。我说不可能啊。转念一想,肯定是我把自己吃过的混到一起带来了。幸亏她问,还可改正,否则岂不要被认为我是骗子?于是约好次日早上在汉口这边的老年大学碰头给她换。她在那里上英语班。我在北京的时候送人了一瓶多维,赶紧微信去问那瓶是否也是开过的。朋友只发过来几个smiley。 不过我想不可能有两瓶开过的。

9/15

上午先到老年大学交割了换维生素的事情,然后到二七路办事,然后去火车站买车票,准备桂林一游。然后去洗牙。中午牙医都休息了。到附近的万达电器城等。那里有冷气,虽然不够凉,还有无线,还有供顾客休息的椅子。都是高档电器,所以顾客也不多。我坐在椅子上看手机,还打了个盹。然后起来各楼转转。我看有的吸尘器,上千元。谁用得起?这些价格都追国外,但是老百姓的收入也能追国外吗?比如说我一个月两千美元。我买个微波炉100美元上下。更不用说我常常可以拣到别人搬家丢下的。

9/16

今早把老妹家的厨房打扫了一遍。基本上也是表面上的。死角打扫不到。也不敢随便丢掉厨房里的东西。屋里再破再旧再挤再乱,两个地方要保持清洁,出口的和进口的。出口的就是厕所。进口的就是厨房。厨房要随时清除油渍和厨余垃圾。洗碗池用完要擦干净,像没用过一样。这对于不锈钢的很容易。窗户和纱窗要定期除尘。地面不能有积水。对于国人来说,就不要求把锅的外表擦得锃光了。垃圾桶的里边脏一点不要紧,外表要干净。收藏的塑料袋要装到一起,不能到处塞。我跟老妹说了。老妹不以为然。我说你这样的厨房,来了客人怎么吃得下饭。她说不来更好。也没办法。老妹照顾老爸,还养了两条狼狗,一只小狗。管不过来。

今天回国后第一次骑车。从东西湖区环湖路骑到金银潭地铁站。坐车去靠近黄陂的地方的一处叫做中国院子的小区看了一个朋友。然后回来骑车到唐家墩。然后骑到香港路那边武汉图书馆。然后往西骑到新华路北上。到了常青花园附近无法跟踪730的路线,因为是高速了。在一条路上逆行一段过马路搬自行车上张公堤。沿一条小路骑到还没开放的园博园东门。然后向东骑。因为不想进常青小区,沿着高速旁边的一条路往北骑,没想到这条路进入高速公路。退回来走另外一个岔,却是主路往南方向的一个出口。我等于是在逆行。因为路肩较宽,而且前边有红绿灯了,决定继续骑过去。然后上了金山大道。

从唐家墩回到环湖路,骑了两个小时。在银柏路那里转了方向,最后看太阳才认对路。
nixing.JPG
方壶斋

TOP

本帖最后由 fanghuzhai 于 2015-10-16 11:19 编辑

另发为《桂林二日》

9/21--9/24

回到桂林,呆一天后开始回程。中途到长沙看一个亲戚。亲戚在岳麓山脚下的一个学校,是退休老师。岳麓山现在是长沙人晨练的好去处。到了长沙,当然不可不看桔子洲。桔子洲头的年轻毛泽东头像,超大,有点与环境格格不入。
方壶斋

TOP

本帖最后由 fanghuzhai 于 2015-9-28 08:50 编辑

9/25

到长航医院体检。堵车,10点才到。体检中心前台很忙。我自定项目,按照美国医保公司的说明,否则多做了不给报。让他们给我弄一个分项目价格表。没有。我说我自己打。到咨询室打出一个双语的,结果电脑不连打印机。他们拿来一个优盘。电脑又不读优盘。白打。只好用手机拍照。拿到前台打出订货单划价。然后下楼缴费,再回来抽血取尿。又到外边复印订货单,手写分项目价格,请他们盖个红章。折腾完了快下午一点了。本来想去荆州,一查票源紧张,放弃。

长航医院电梯里有个广告:“脑病活得长,赶快找长航”。

9/26

感冒。在家呆了一天。想整理旧书,进一步分出可以舍弃的。但是终于没有成功。房间地方太小,摊不开。

9/27

今天在汉口最后一个星期日。去逛古玩和旧货地摊。在古玩摊买了对镯子。相信是老银的。回来用刀刮背面,未见铜色,所以不应该是苗银。手感,外观都还不错。光打造的工夫也不只35元了。收着玩。路过一个窄巷,算是武汉的胡同吧。

9/28

今天早上查汉口到荆州的车票,还是有的。所以如果今天去明天下午回来,还是可以玩的。但是我跟度娘实景转了一圈,觉得如果没去过荆州的人,尚可以去,看看景点。至于说逛街,就没有那个必要了。那里街道跟别的城市的没什么区别。就算几条小街是条石铺路,真正的古道,两边也无可观的街景。比较热闹的是关帝庙一带,也不过就是个商业街而已。道观倒是颇具规模。再有就是大北门的仿古城墙了。据说有古代士兵雕塑。来回加吃住两三百耽误两天功夫不值得,除非跟人一起去。
方壶斋

TOP

本帖最后由 fanghuzhai 于 2015-10-15 11:13 编辑

9/28
删改为《黄冈纪行》
方壶斋

TOP

本帖最后由 fanghuzhai 于 2015-10-15 11:13 编辑

删改为《黄冈纪行》

iai.JPG
2015-9-30 02:01
方壶斋

TOP

9/30

每次回武汉,江边必去一次。姑嫂树路必骑车走一次。今天小雨。骑车出去,走走停停,一直到江滩。姑嫂树路近年来一直在修立交桥。交通十分拥挤。一年一年,那里变化也挺大的。现在两边进驻了很多洋店。姑嫂树加油站那个修自行车的人还在。借他的钳子修了脱落的脚蹬板。菜市场那里的卖点心的两口子还在,但是现在没有武汉特产。到菜市场里边问,也没有,似乎麻糖什么的还有季节性。买这个不过是回去给办公室同事每人一点。今年算了。再说也不好吃。不过最近我突然意识到,在单位,回国的人回来给大家发糖发点心的,都是女老师。男老师不曾有过。我过去的和现在的教学组都是我一个男的。后来我觉得老吃别人的不合适,也就从几年前开始,也带点地方特产给办公室的老师。我这样做,颠覆了单位的性别角色。看来还是得改回去,无愧无悔地坐等女老师的小点心。

从姑嫂树往北到金银潭大道一段还没有通车,但是可以在那里骑车,直到碰到工人们安置的障碍物。在这里骑车不用担心被撞。

10/1

十月一日国庆节,把我的书装箱用胶带封存。以后没事不打开。北京一个同学说愿意出邮费接纳我不要的书。我给整了一大一小两个箱子。地址也写好了。到了晚上一想不对:这些书分量相当重。按照印刷品寄,第一100克七角钱。此后每一百克四角钱。如果我的书25公斤,就是25000克。邮费就得 0.7+(0.4)x 249=100.3元。我怎么肯定我装的书一定是对方需要的或者喜欢的?回头花了钱弄来一堆书里很多再是不想看的或者已经有了的。马上微信联系,把书拍了几张照片过去。果然,大部分的书,同学不需要。最后只整了一个小箱子。整书的时候,因为箱子不够了,骑车出去转。穿过附近一个村子。一家人好象刚摆过喜筵,一个装酒的纸箱子丢在外头。正好是我需要的。然后到永旺超市。不过别想从那里找到箱子,因为你不知道他们把包装箱放在哪里。如果你去问,回答一定是有也不给。永旺是一个日本超市,在一个超大的卖场(Mall)里边。这个卖场内部可以说是美轮美奂。比起美国的一些Mall都漂亮。针对中国人的需求,除了男女厕所以外,还设置了一个吸烟室,可谓别出心裁。在永旺看到很大的栗子1.8元一斤。好久没吃了,买了一斤。那些栗子大小差不多,外观也不错,没有软的,可是旁边的一个女的还是反反复复挑来挑去。这是老中的买菜习惯。他们到了国外也一样。但是国外的菜,真没法挑,早给你挑好了。比如茄子,多少钱一个地卖。你想挑大的,结果每个茄子都差不多大小。离开超市,回来的路上,要经过轻工学院。那里有个小超市。我找盒子的重点对象,可以问他们。结果问都没问,他们店外边就堆着很多。我想最好是直接拿了就走。如果问,恐怕更麻烦。他们会说,我们只卖不白给,或者干脆说,不可以拿。全看说话人的心情。在中国,这种小事不需要征求任何人的许可。没人干涉就可行。就算是偷吧,也够不上定罪的条款。但是如果你去请求同意,被请求的人就会觉得自己很了不起,然后发明一堆本来不存在的条条框框。
方壶斋

TOP

回复 7# fanghuzhai


    老方,你国内的医疗费回到美国能报销?
是非是 我非我

TOP

回复 6# fanghuzhai


    老方,我把你写的印象刘三姐部分拷贝到我那里去了。幸勿见怪,注明作者。
是非是 我非我

TOP

回复 6# fanghuzhai


    十万大山一夕去,几千思绪向谁说------这个好啊
是非是 我非我

TOP

回复 11# 赵燮雨

能报销。只要你严格按照你的保险手册说明去做。有的时候他们处理文件不当,但是可以交涉。去年我的情况就是。以前都没有问题。
方壶斋

TOP

本帖最后由 fanghuzhai 于 2015-10-6 22:04 编辑

10/3

今早从武汉飞往浦东的东航飞机误点两个小时,使我滞留上海。东航安排住进锦江之星机场店。到店里住下已经下午两点多了。这里距离陆家嘴一个多小时地铁。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保安说最近的热闹去处是川沙。上网查查,不过一些街边商店而已。决定哪里都不去了。

四点半以后可以到餐厅吃饭。东航规定不得超过25元,多了自己付。然而那个餐厅跟外边的中高档饭馆一样。除非买两元一碗的白米饭,否则都得超。我补了3元吃了个28元的煎饼。这个煎饼如果是在外边的私人摊子上,最多5元。这里没有任何商业配套设施,所以饭店的餐厅是独霸一方。好在早餐是自助餐,36元/人。这个东航没有限制,刷房卡就可以吃了。

吸取教训。以后有转机,选择星期五离开武汉。如果晚了,就住一晚。星期六走,到了美国还是星期六。还有一个星期天垫着。

旅馆离机场汽车不到十分钟。从旅馆的窗户可以看到航站楼。我的房间的窗户对着轻轨高架桥。过一会儿就有一趟车过去。

明天上午10:00去机场。
本帖最后由 fanghuzhai 于 2015-10-6 01:36 编辑

9/4

转机节外生枝, 东航没座位了,给我换美国联航,提前一个小时起飞。这对我反而有好处。我笃定可以按照计划 A在下午3点多到达沙市。只不过联航飞机椅子背上没有电影设备。幸亏旅店班车安排在9:50送机场。晚半个小时我都会可能赶不上联航,因为还得坐摆渡口车到第二航站楼。我到了登机口就差几分钟开始登机。

美国的空姐至少是大嫂级的。

问我要什么座位先说走廊的,后改窗口的,level one AT,结果我那排没人,卧铺一晚,早餐都错过了。

飞机8:10降落。

从旧金山到我住的城市,汽车要跑最少两个半小时。所以,不会有人从机场叫出租。我们有个机场接送专线。单程 45美元。我去机场都是坐这个,但是回来的时候,如果飞机在早上9点左右到达,那么我就坐公交。旧金山轨道交通,坐一站,四块五。城际铁路七块两毛五。巴士两个小时,免费。不免费的话是12美元。即使不免费,也只有机场专车的一半。免费是因为单位给我们提供的巴士票。所以虽然时间长一点,还是划算的。我又没有很重的行李。换车只有一个地方下台阶,其余下台阶的地方都有电梯。美国的公交又不像中国的那么挤,特别是下班后和周末。当然这里的城铁不是中国的动车,否则更快,而是相当于中国的绿皮车,不过是双层的。沿途车站基本上都是开放式的。你可以从街上走到站台上上火车。当然如果查到没买票你就倒霉了。这里讲诚信,自己去机器上买票。上车没人检票,下车没人看票。途中很少查票。

几年前开始,我每次回国都使用公交回家。飞机到旧金山后,乘坐BART 和Caltrain到圣荷西。到圣荷西后有三个方案:A. 13: 15的 55路,15:07多到沙市, 换15:22的11路到家;B, 15:45的86路到萨利纳斯17:40, 换18:15的20路 到沙市18:53,换18:53或者19:27的Jazz车到家,C, 19:20的55路到沙市21:05,步行回家(星期天)。

我原来的美国星期天复杂回家路线。9:30到旧金山。顺利入关的话乘10:45地铁两分钟,等下趟加州火车,坐一个小时到圣河西。换13点多的55路,两个小时后到沙市。换爵士车到圣诞前夜路宽街。步行5分钟。方案B,在圣河西没有赶上13:15的车,等15点多的86路,两小时到Salinas,等约半小时坐20路到沙市,等下班爵士车。18点多到家。方案C在圣河西做19点多的55路,21:00多到沙市,步行15分钟。
方壶斋

TOP

本帖最后由 fanghuzhai 于 2015-10-7 06:00 编辑

10/4

转机节外生枝, 东航没座位了,给我换美国联航,提前一个小时起飞。这对我反而有好处。我笃定可以按照计划 A在下午3点多到达沙市。只不过联航飞机椅子背上没有电影设备。幸亏旅店班车安排在9:50送机场。晚半个小时我都会可能赶不上联航,因为还得坐摆渡口车到第二航站楼。我到了登机口就差几分钟开始登机。

美国的空姐至少是大嫂级的。

问我要什么座位先说走廊的,后改窗口的,level one AT,结果我那排没人,卧铺一晚,早餐都错过了。

飞机8:10降落。

加州的空气都是透明的,阳关灿烂。

下午三点多到家。冰箱里什么都没有。去超市吃了个热狗,到图书馆来处理杂务。八点关门再回家。
方壶斋

TOP